Mixed Martial Arts

2020年阮马丁的五场可能出现的世界冠军争夺战

2020年1月19日

ONE羽量级世界冠军 阮·马丁 在2019年以连续两场的胜利再次奠定了他的领先地位。然而在未来12个月内他将迎接诸多挑战他冠军头衔的强敌。

羽量级的队伍史无前例的强大了起来,越来越多的格斗老将和冉冉升起的格斗黑马都在争夺被这位越南-澳大利亚人所占有的金腰带。 他们个个都拥有超凡的格斗技巧,且对胜利渴望。

这对马丁来说可能是艰难的一年,但他对能够迎战这么强敌而感到兴奋。

“这将是全新且特别的一年. 明年我想参加3-4场比赛。我想迎战所以对手。” 这位30岁的格斗战士曾这么说.

“ONE冠军赛会给我合同,我只要签署合同,并且全力以赴就好。”

听起来该级别现役冠军的状态空前良好,甚至比以往看起来更多动力,因此让我们来看看2020年他的五个潜在对手。

李胜龙

尽管李胜龙现在已获得ONE轻量级世界冠军和ONE轻量级世界冠军,但他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轻量级别作战,而马丁是他最强大的竞争对手。

他与马丁的两次对峙,都以告败而终。 然而,在2016年8月首次参加比赛后,他们之间的差距开始缩小,在 2018年5月的比赛中马丁最终以分歧判定获胜.

两个人都渴望三番战-尤其是李胜龙。

“尽管我是轻量级别的冠军,但我仍然不觉得这是我的终点,我会朝着羽量级进攻,”新加坡选手表示。” 新加坡选手表示道.

“我们很可能会在2020年初看到与马丁的另一场比赛,因为我不会在没有拿到金腰带的情况下就放弃在这个级别的荣誉。”

马丁表示很欢迎对手的挑战,但前提是希望这位年轻的对手可以降到要求的体重限制。

“我知道他很优秀,但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他再也无法再继续降重了。 当我与他对战时,他还是个孩子,但现在,他是个大人了。”阮马丁解释说。

“这对他来说会很艰难。 我并不是说他做不到–如果有适当的时间,我相信他可以。 如果他能做到,那对我来说将是一件好事,因为他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马拉特·加富罗夫

尽管冠军和冠军之间的争夺非常激烈,但比起其他任何人而言,更能激怒马丁的其实是马拉特·加富罗夫 。

“对迎战加富罗夫的那场比赛是我渴望以久的。 我想一决高下,只要赢得了比赛,一切都盖棺定论了。”他说。

“当我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格斗选手时,我们就曾一起对战,当他成为冠军时,我曾打败过他。 尽管他在2019年的表现可能不够完美,但我相信加富罗夫仍然是第一名。

加富罗夫是唯一一位打败过阮马丁但并未曾获得过世界羽量级冠军的选手。他曾在2015年9月的一场比赛中仅用41秒的就以裸绞的方式终结了阮马丁。

阮马丁先后以连续四场比赛在第一回合结束比赛闯入世界冠军争夺战,随后,在2017年8月,他击败了达格斯塔尼并夺得冠军,同时也为创下了“眼镜蛇”唯一一场的败绩。

尽管如此,加富罗夫对任何一位选手来说仍然是最大的威胁,因为他去年在唯一的一场比赛中与山田的地面技术令人瞠目。

如果这位俄罗斯选手能在2月7日 ONE冠军赛:勇士的游戏中 击败伊里·拉皮库斯 ,那么阮马丁将有机会迎来他的三番战。

丹勒

丹勒 是过去12个月来最受欢迎的羽量级选手。 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通过连续三次击败精英对手而迅速登上羽量级的先锋地位。

越南裔美国人可以使用各种工具来完成比赛,就像在位的世锦赛一样。如果他们在圆环赛中脱颖而出,对阮氏的统治可能是最大的直立威胁。

在曼谷刚刚举办的ONE冠军赛: 万象更新,丹勒表示他需要继续战胜羽量级的其他顶尖选手,才能在金牌上赢得一席之地。

他说:“我正在做我该做的-我会击败一个又有一个我的对手,当机会到来时,我就可以顺其自然的接住它。”他断言道。

尽管丹勒人并不急于迎战阮马丁,但他的表现可能是促使他迅速跻身世界冠军之列的机会。

李凯文

该级别有一个潜在的竞争者就是李凯文,因为李凯文最近将重到雏量级,阮马丁受到他的注意。

“在接下来的几场比赛中,我希望能够对战来自雏量级的选手,但我和马丁仍然需要一场必要的较量,” 在去年11月刚刚击倒保罗·卢米希后李凯文表示。

“在接下来的几场比赛中,我希望能够对战来自雏量级的选手,但我和马丁仍然需要一场必要的较量。”李凯文在去年11月的一次“命运大师”(KO)击败保罗·卢米希(Paul Lumihi)取得巨大胜利后指出。

两人此前曾在2016年4月对战,当时阮马丁在第一回合以技术击倒的方式战胜了对手。 但是现在,“黑马”已经创下5连胜,并且有4场以终结对手而获胜。

李凯文拥有强大的绝对力量,毫无疑问,他与阮马丁如果能够一起对战将会是一场大人物的非凡较量。

谢彬

能够在2020年之前完成世界冠军挑战的黑马是就是 谢彬.

自2016年以来,这位中国选手已经创下7次胜绩,其中五场通过中介对手获胜。

谢彬还不具备足够强大的能力与羽量级的那些高手较量, 但是在他的最后一场比赛当中击败了莱凯战队的老将爱德华“凶猛”凯利,赢得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胜利。

这位来自天津的选手以致命的裸绞技术而出名,尤其是他对头和手臂的攻击,只要对手露出一点缝隙他就有机可乘。 除夕之外他漂亮的连胜纪录也不容忽视。

更多请阅读:阮马丁的2019:救赎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