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斗日常

专访苗利涛:教练出走,赴泰国训练被阻,“北漂拳王”要如何应对疫情下的艰难?

2020年3月26日

疫情当下,东京奥运会取消,不少运动员憧憬着的新年新机遇也随着大型体育赛事的停摆而消逝。2020对于体育产业来说实在是艰难的一年,对于运动员更甚。

“北漂拳王”苗利涛也是在艰难中继续前行的运动员之一。苗利涛之所以被冠以“北漂拳王”的称号,与他的成长经历不无关系。苗利涛是洛阳人,从小深受武术氛围影响。13岁时,苗利涛只身离开家里到登封少林寺塔沟武校学习武术,几年间,他通过努力训练在学校逐渐崭露头角,参加了全国青少年散打比赛,获取不少实战经验。

2010年,苗利涛从学校毕业,与普通人一样步入职场。他辗转在江苏、浙江、湖北等多地工作,但换了多次工作,苗利涛始终没有找到人生的方向。

2015年,苗利涛来到北京,在一家拳馆做起了教练。“拳馆开在地下室里,我们吃住也都在地下,条件是比较苦的。”苗利涛说,虽然当时收入微薄,但能打拳,苗利涛也知足了。“在拳馆里当教练的他同时,我接触到了MMA,也就是综合格斗,因为有散打的功底,我也开始尝试兼做运动员,并进行了系统的训练。”刚开始学习MMA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但苗利涛还是在自己高强度的训练以及快速适应下,迎来了自己的第一场比赛。尽管那场比赛输了,但苗利涛更坚定了自己的重回拳台的内心。

很快,苗利涛得到了崛起于亚洲的国际体育IP,ONE冠军赛的关注,2017年末苗利涛踏上了ONE这个顶级赛事的舞台,首秀中,苗利涛仅用一个回合,就TKO终结了柬埔寨名将辛·邦斯卢。在KO前ONE草量级世界冠军德加丹恩之后,苗利涛奠定了自己在这个级别一线选手的地位,成为最被看好的金腰带夺取者之一。

2020年11月16日,已经三连胜的苗利涛在ONE冠军赛:龙腾岁月中被菲律宾选手杰瑞米·米娅多飞膝KO。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被KO。

“训练”和“团队”是对苗利涛影响最大的两个因素。赛前苗利涛所在的拳馆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继续扩大规模,馆内为数不多的职业选手也出现流失,苗利涛很难找到高水平陪练。

有时不得不向其他拳馆的兄弟请求帮助。除了缺少合适的陪练,紧随其后的是教他踢拳的巴西教练离开了,这几乎让苗利涛的训练雪上加霜。“去年的前两场比赛教练还在,他离开以后,我没有了站立教练,只能自己练,无法进行针对性训练,赛前一周他从上海飞过来帮我控制体重,一周时间来不及进行系统训练,这对我影响很大。”

站立备战不充分的苗利涛,最终倒在了对手杰瑞米·米娅多的膝击之下。在经历过2019年最后一场比赛的失利后,苗利涛反思了许久,最终决定赴泰国潜心训练,重新开始。

然而祸不单行,疫情来了。苗利涛原本定了3月13日的机票,但泰国的落地签在3月12日取消,不止如此,还需要出示核酸检测等一系列健康证明。苗利涛没有做好这些准备,被迫取消了泰国训练计划。原本苗利涛的第二选择是在北京训练,但疫情之下,北京的拳馆也全部停业。

不得已,苗利涛只能继续留在洛阳,在家附近兄弟开的洛阳巴西柔术学院,和昌鼎职业拳击俱乐部训练。“我本来想着2020年冲刺一下,现在疫情以来,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苗利涛说。

踢拳教练走了以后,苗利涛身边还有两位巴西柔术教练和拳击教练,苗利涛表示,自己会很珍惜的跟着这两位教练进行系统训练。但一旦疫情结束,自己还是会补充踢拳训练上的短板,继续去泰国进行高强度的补充训练。

“现在没有比赛安排,有时候心情也会很低落。但只要一训练,心情就会好很多。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情,状态就全出来了。我觉得只要不放弃,就还有希望。”

或许,这就是“北漂拳王”这个名字的真正意义所在,苗利涛总能在自己的低谷时期找到理由咬牙坚持下去,永远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