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麦克•施亚维罗和他的新书

2020年10月13日

麦克·施亚维罗是格斗届最受认可和喜爱的解说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成名是一个战胜逆境的励志故事。

当这位ONE冠军赛解说准备推出他的新书《晚安艾琳:墨尔本的胖小孩如何成为解说明星》时,他的故事也将被更多人知道。

施亚维罗曾与“虐待”、“自我怀疑”和“心理疾病”作过斗争,但通过不懈的努力,他因精力充沛的解说和深入的采访而出名。

这本书将让拳迷们了解他与体育明星和名人的幕后故事——从世界杯到ONE冠军赛——以及他最艰难的那段经历。

在这本书10月1日发行之前,施亚维罗和ONE冠军赛讨论了他写作的原因,记忆中不同寻常的故事,以及读者可以对这本书的期待。

Michael Schiavello's book Good Night Irene

ONE冠军赛:为什么你决定在现在写回忆录?

麦克·施亚维罗:人们总是想听我跟明星的故事或者是我在海外的冒险经历——你知道,我曾在26个不同的国家做过解说,遇到史蒂文·席格、让·克劳德·范达姆、贝利、马拉多纳、成龙、史蒂夫·奥斯汀、尚格·云顿、胡克·霍根……你可以一一列举。每次我讲这些故事,人们都会说,“你应该把这个写进书里。”

所以,去年我想,是时候把这些故事写进书里,记在纸上,这样我就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忘记这些故事了。当我开始记下这些故事的时候,有些东西会永远保留下来。

更重要的是,我有两个儿子——一个6岁,一个3岁——他们开始问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爸爸会上电视,所以我告诉他们。但他们太小了,什么都不懂,所以我想把我的故事写在书上,这样他们就能看到爸爸做了什么。

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它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社交信息,因为我真的开始唤起我年轻时的很多回忆。那时候我被人欺负,还有人说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用鲜血、汗水和泪水战胜了那些霸凌者,克服了很多艰难险阻,用顽强的努力、决心和强烈的愿望坚持我的梦想。

我写得越多,我就会想得更多:这些都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回忆,我希望我能激励人们,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做的任何事情上都没有正式资格证书。

我是一个普通人,一个移民工人的儿子,但我努力工作改变了人生。我想有一本非常相关的书,可以启发更多人,我希望他们看完会想:“如果他能做到,那么我们也能做到。”

Michael Schiavello with Stone Cold Steve Austin

ONE冠军赛:你觉得这本书的受众是什么样的人?你希望他们能从中获得些什么?

麦克·施亚维罗:我觉得这本书适合任何人。不仅仅是对体育明星感兴趣的人,也包括那些对电影、音乐或其他领域的明星感兴趣的人。

但我希望这本书能真正吸引到的,是那些从青少年时期到3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可能在生活中没有方向感,也许他们觉得只能按部就班地生活,找一份朝九晚五的生活,但他们的梦想和愿望远不于此。他们想成为一名医生、律师、广播员、天体物理学家或运动员,但现实一直拒绝他们,总有人告诉他们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我希望这本书能吸引他们。我不是你在NBC、CBS或ESPN上见过的人。我不是那些留着干净的发型、金发、蓝眼睛、好声音的主持人,但我取得了更多的成就。我正在全世界解说。我花了很多时间和这些名人交流。我做到了,而且我从来都不是有钱人,也从来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我只是努力工作。周围有很多好人给了我建议,让我很有信心。我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努力。不管我被撞倒了多少次,我都会不停地站起来。

同时,我希望这本书能吸引ONE冠军赛所有的亚洲拳迷。我知道有太多的人想成为像李胜珠、昂莱恩桑和阮马丁这样的运动员。他们总是问,“我怎么才能像你一样成功?”

我希望人们通过阅读这本书来意识到,如果你有一个梦想,那就让梦想成为一种愿望。如果你有一个愿望,宇宙会为你找到一个敞开心扉的方法。有人会在你面前放一扇门。你得敲它,打开它,然后通过它。

Michael Schiavello interviews Jean-Claude-Van-Damme

ONE冠军赛:你在书中写了被霸凌和心理健康的一些经历,写这些内容对你来说很艰难吗?

麦克·施亚维罗:很难。当我写这些的时候,我总是泪流满面,因为这些都是我曾经从脑海中抹去的记忆。任何一个被欺负过的人,我敢肯定他们会试图把那些记忆放进保险库,锁起来,扔掉钥匙,再也不去看它们。但写这本书迫使我打开保险库,把这些记忆重启。

我想起了那些孩子对我做过的事情,这些事让我觉得奇怪,没有安全感,让我感觉很糟糕。

上周我把这本书给我妈妈看,她看了几章就打电话给我——我知道说这些可能有点矫情——她说,“哦,我的天,我很抱歉!我从来不知道这些霸凌发生在你身上!”

我没告诉任何人。我只是把这些事情藏在心底自己处理。从我妈妈那里听到这些让我很激动,让我慢慢回忆起那些往事,但也很有治疗作用。虽然这些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但我依靠自信和努力工作克服了。我不想让任何人告诉我我做不到。你越说我做不到,我就越想做。

说到焦虑——因为现在这还是个问题,我经常坐飞机,有时你坐在那架飞机上,你知道,几个小时内你不会见到你的家人或同事。你正在世界各地出差,这种焦虑感会影响到你。15分钟后,当我看到ONE冠军赛伟大的团队时,我又很激动。但在飞机上有一段时间,这种焦虑会侵蚀你。唯一知道我焦虑症的人是我妈妈和妻子,所以你必须得先接受这一点,这同时也是非常有治疗作用的。

Michael Schiavello poses with Steven Seagal after an interview

ONE冠军赛:筛选这段经历有多难?

麦克·施亚维罗:很难。老实说,我本来可以写三四本书的。ONE冠军赛的经历就能写一到两章。也许我会把自己在其他地方的经历写成第二本书。我觉得这很好,因为我知道很多人都会问,“这个呢?那个呢?”

我试图传达的信息,我是如何克服这些障碍的,最后是怎么达到我的目标。这些都是我必须思考的问题,以及什么是有趣的,哪些是相关的。

 

ONE冠军赛:有哪些故事是你一直以来特别想告诉大家的?

麦克·施亚维罗:我觉得史蒂文·席格的故事可能是这本书的亮点。不管是他所塑造的角色,现实中的人物,还是他在未来所要走的道路,都很有意思。

而对于我来说,把采访的过程记录下来,可以回忆我们当时都聊了些什么,那时候我们是什么样的想法,我记录了团队在幕后的故事,我的意思是,那次采访在美国电视播出后上收获了巨大的收视率。当你在谷歌上搜索“史蒂文·席格访谈”时,就会出现这个视频。

除此之外,K-1的故事以及我是如何成为解说的故事,都是我想告诉大家的,这也是他们认识我的原因。能有机会成为K-1的解说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我很荣幸。

你知道,我是怎么被他们签约并且有幸接触到马克·亨特的吗?那时候多亏了雷·赛佛、 巴德·哈里和其他一些人的帮助,我很高兴能把它说出来,人们也很愿意听到这些。

这可能是我最出名的原因——事实上,这就是我为什么被ONE冠军赛签约的原因。在K-1的日子里,查特里·西尤堂听过我的解说,他是一个狂热的K-1粉丝,也是我的粉丝。当他们要找一个新的解说时,他说,“那个K-1的家伙呢。麦克·施亚维罗有空吗?我们试试和他签约吧。我们想要这个人。”

Michael Schiavello announces a ONE Championship show with Mitch Chilson

ONE冠军赛:你为什么想把昂莱恩桑和长谷川贤的比赛写进书里?

麦克·施亚维罗:我用了一整章去写这场比赛,因为那场比赛对我意义非凡。这是ONE冠军赛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场比赛,也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受关注的一场冠军争夺战。

对我来说,这是我在解说生涯中的职业顶峰——我在那场比赛中的解说也发挥得非常出色,被50位专家评委所认可,甚至获得了亚洲电视奖。

对我来说,这证明了我在职业生涯中为之奋斗的每一件事——血、汗、泪、不安全感、战胜欺凌者——这一切都是为了创造一个完美的时刻。那是一场完美的比赛,在仰光这个神奇的地方,两位顶尖的运动员,共同创造了完美的一夜。

能够在整章中回忆起这场比赛,并带着观众回到那场比赛,当时发生了什么,解说的过程是什么样,是怎么获得了亚洲电视大奖,以及获奖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它放在书的结尾。

这是一个高潮,对我来说很特别。我很高兴我能这么做。

Michael Schiavello's new book, 'Good Night Irene'

 浏览 ONE.SHOP 即可购买 Good Night Irene: How A Bullied Fat Kid From Melbourne Became A Global Broadcasting Star” !

加载更多

浏览了解跟多

在任何地域观看ONE冠军赛,现在注册获得权限了解最新资讯、解锁特别福利以及优先机遇获得直播场次的最佳座位!
提交此表格签署弹出免责声明,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我们将收集、使用和披露您的信息。您可以随时取消订阅这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