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阮·马丁让父亲自豪

2018年3月23日

“The Situ-Asian” 阮·马丁(10胜-1负)年轻的时候可能是个爱惹麻烦的人,但他从未受到别人激励走上正确道路。对他而言,这是来自家里的力量,那个人就是他的“爸爸”。

在这位ONE羽量级和轻量级世界冠军出生前,他的父母正在忙于找新家。就在70年代越南战争即将结束之时,父母欲在海外寻求更好的生活,最终定于澳大利亚。

阮的父亲很快找到了工作——他当上了瓦工和木工,光是辛苦卖力来养活一家人。

“我父亲努力工作是为了让我们过好日子。我们家不怎么富,也没那么穷,但日子过得很开心,“29岁的他回忆说。“他是激励我努力打拼的动力,他就是这样养活我们一家人的。”

阮爸爸不仅能够养活一家人温饱,而且还攒够了钱带家人回越南探亲,这是为了教孩子记住自己的根。

虽然阮·马丁已经记不起他6岁时第一次去东南亚旅行时的事情了,但他18岁时又回来了。那次的旅行唤起了他的记忆。

“我父亲带我们在越南转了一圈,是为让我们不忘本。我去了以前的老社区,见了表亲和姑姑舅舅们,唤起了我儿时的记忆,” 阮·马丁说道。这次的寻根之旅让他对父亲另眼相看了。

“我回到澳大利亚之后,父母想让我去上学,和其他亚洲父母一样,”他继续说道。“但我只想像我父亲一样赚钱养家。那时我和现在的妻子在一起,有个儿子,这成为我给家人最好生活的动力。”

阮继承了父亲,靠作全职机械师来养活他自己的小家。但在2010年,他却默默地开始了自己的格斗事业。

在橄榄球事业遭遇滑铁卢后,阮觉得是自己“有点发福”,便开始在新南威尔士州的KMA Top拳馆练习格斗来恢复体型。这让“The Situ-Asian”在地面缠斗锦标赛中测试了自己的巴西柔术,随后报名参加了业余组格斗赛。

虽然阮的父亲并不希望儿子走进圆笼,但他还是默默关注并支持着他。

2012年7月,阮首次亮相。赛铃响起,他的能力也得到证明。他的确完美,赢得了2013年11月BRACE羽量级冠军头衔。他也是一个好儿子,一赢得胜利就将冠军腰带拿给父亲。

“我的父亲看着它,高兴地给它拍照,感觉太棒了,”阮开始说道。“他说,’好吧,你还真把冠军腰带带回来了。这已经够了,现在你可以退出了吧。’没有父母愿意看到他们的孩子在比赛或其他这样的事情中受伤,所以他才说’现在就可以了,别再冒险了。’”

可悲的是,这是阮的父亲对他的格斗生涯说的最后一件事了。

几周后,阮的父亲不幸去世了。当时为了移植白细胞,他的父亲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最初手术很成功,但愈合过程相当长。就在医生正准备为他父亲进行更多检查的时候,阮爸爸感染了流感,最终肺炎夺去了他的生命。

“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那样难过或心碎,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阮说。“那时他在墨尔本,所以我飞到墨尔本去见他。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突然,他走了。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和他说句话,真希望还可以多和他说说话。我感到痛彻心扉。“

将近过了四年半,这件伤心事仍像巨锚挂在脖子上一样沉重地压在他的心头。其实,他到现在仍然不愿意谈起那个悲惨的日子。

尽管这个越南澳洲人总是想起他的父亲,但他也找到了另外一种合适的方式向父亲致敬。

“The Situ-Asian”记得当时他父亲在得知他获得BRACE羽量级冠军时的兴奋,虽然不能往事重现,但他可以多赢几场世界冠军赛来为父亲增光。

2017年8月,阮击败此前战无不胜的羽量级冠军马拉特·加富罗夫取得ONE羽量级世界冠军,弥补了他职业生涯中唯一的遗憾。

胜利后的几天,他去了墓地,并将冠军腰带放在他父亲的墓前。

“我父亲最后一次看到我是那场BRACE羽量级冠军。他自豪地看着它,我们还合了影,可几周后他去世了。那是他去世前我为他看的最后一样东西,就是那个金腰带,”他解释说。“所以我每次去墓地看他,都会带上那个。对我而言,那种感觉就好像父亲还在。”

阮随后赢得了一枚更棒的。他在11月击败了ONE轻量级世界冠军埃杜阿德·弗拉杨,获得了第二条世界冠军金腰带,他的目标锁在了更多的冠军头衔。

在即将到来的周六,他将有望摘得第三条世界冠军金腰带。这次在泰国曼谷举行的ONE: IRON WILL赛事中,他将迎战ONE轻量级世界冠军比比亚诺·费尔南德斯。

如果“The Situ-Asian”再次获胜,他将再为父亲扫一次墓。可这一次,他将有可能带着三条冠军金腰带。

Bangkok | 24 March | TV: Check local listings for global broadcast | Facebook: Prelims LIVE | Twitter: Prelims + 2 main-card bouts LIVE | Ticketshttp://bit.ly/onewill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