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ay Thai

泰拳让阿拉韦尔迪·拉马扎诺夫找到了生活的目标

2021年1月14日

当“娃娃脸杀手”阿拉韦尔迪·拉马扎诺夫在2018年10月首次亮相ONE超级系列赛时,他立刻确立了自己是该组织最令人兴奋的站立系选手之一。

2019年12月,他成为了ONE冠军赛雏量级踢拳世界冠军,进一步证明了这一地位。而赢得这条金腰带与他多年在泰拳届摸爬滚打、磨练自己息息相关。

1月22日,他将与排名第二的踢拳挑战者卡皮坦在ONE冠军赛:坚不可摧相遇,在此之前,他向我们介绍了自己是如何从达吉斯坦一个普通的少年走向踢拳世界巅峰的。

 

达吉斯坦的美好童年

拉马扎诺夫出生在俄罗斯达吉斯坦的基兹尔亚尔,和四个姐妹一起长大,童年无忧无虑。他很少待在家里,总是喜欢在街上玩。

他回忆说:“我妈妈管不住我,我总是跑出去。”

“我在街上长大,和朋友们一起玩。我们都住在附近,随时保持联系。”

父亲对儿子的教育非常严格,因为他期望儿子成为一名医生、神经科医生或牙医,但他在学校注意力不集中,成绩开始下滑。

运动员在达吉斯坦受到高度尊重,所以从事体育运动是另一种选择。9岁的时候,拉马扎诺夫被带到一所拳击学校学习,但是他很快发现他不符合要求。他想试试摔跤,但爸爸不允许。

“教练说我太小了,不适合打拳击,建议让我参加篮球或足球俱乐部,直到我满12岁。”

“我不喜欢篮球,所以我永远不会擅长篮球。我只是为了满足我爸爸。”

然而,当拉马扎诺夫到了适合打拳的年龄时,他已经对这项运动失去了兴趣。

“等我到12岁,我也没有去学摔跤或拳击。那时候我可能有些迷茫。”

 

格斗鼓舞

Alaverdi Ramazanov at ONE DREAMS OF GOLD

两年后,拉马扎诺夫被说服尝试泰拳,他立即被拳馆的独特氛围所吸引。

他说:“我朋友带我去上了一节课,我立刻上瘾了——我每天都泡在拳馆。”

“每个人都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真是太棒了。”

拳馆的骨干是一位名叫易卜拉欣·希迪罗夫的教练,除了战斗技能之外,他还教学生们一些重要的价值观。

拉马扎诺夫补充道:“作为一名教练,他很棒,但他对我们来说远不止这些——他是我们的第二任父亲。”

“他给我们灌输了纪律,总是说我们必须成为圈内外的冠军。在训练中获得的技能和品质帮助我度过了许多艰难的生活。运动帮助我成长,告诉我要时刻保持积极主动的状态。”

一开始,没有迹象表明这个人会成为“娃娃脸杀手”,因为他只做一些防守练习。最终,他以业余选手的身份进入拳击场,但收效甚微。

“我不认为自己是个斗士。在我的刚开始的比赛中,我输了很多次——我可能在一开始就连续输了六七场业余比赛,”他承认。

尽管遭遇挫折,但他并没有放弃,不断进步,直到在一次地区锦标赛上夺得金牌。16岁时,他赢得了全俄罗斯锦标赛,这使他进入了国家队。从那以后,他赢得了三次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世界锦标赛的冠军。

 

泰国的艰难时光

Alaverdi Ramazanov knocks out Andrew Miller

拉马扎诺夫在18岁时转为职业选手,并继续取得成功,但他渴望有一种方法将自己的技术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这样他就可以与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员竞争。

这意味着他必须前往泰拳的发源地——在泰国训练,但找到一个合适的拳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我去了不同的拳馆,试图找到我理想的战队和教练,但始终没有合适的。”

“有一天,我的俄罗斯经理把我送到曼谷的一家拳馆,我在那里开始训练。事情进展顺利,直到我输掉了他们为我组织的一场战斗。我立刻得到了完全不同的待遇。我知道他们想让我离开。”

幸运的是,拉马扎诺夫与一位朋友取得了联系,这位朋友把他带到了芭堤雅的Venum战队。“娃娃脸杀手”决心在他的新拳馆馆取得成功,所以他一如既往地刻苦训练。

“那是一段艰难的时期,”这位26岁的拳手坦言道。

“我没有职业路线图,不知道有多少机会,也不知道该去找谁帮忙,所以我只是坚定信念,努力训练,争取在队里占有一席之地。”

努力工作得到了回报,拉马扎诺夫在一些大型比赛中获胜,有机会面对最好的对手。

 

成为最好的选手

Alaverdi Ramazanov defeats Zhang Chenglong

拉马扎诺夫在2018年10月加入了ONE超级系列赛,并在首秀迎来了一次强有力的挑战,和未来的ONE冠军赛羽量级泰拳世界冠军彼得莫拉克一决高下。

尽管他不得不在客场作战,但他以一个来之不易的一致判断让现场的泰国民众安静下来。

“即使在今天,当人们介绍我的时候,他们说我就是那个打败了彼得莫拉克的人。当偶像成为对手时,这是超现实的。”

“我很自豪能成为ONE冠军赛的一员。当我环顾四周,我看到伟大的战士,多次获得世界冠军的传奇人物。和他们在同一个组织打比赛,是我职业生涯的一大步。”

“娃娃脸杀手”在一个月后又获得了一次机会,他在面对“疯狗”安德鲁·米勒时没有丝毫犹豫——57秒就KO了对手。

“接受这场比赛有点冒险,但当教练提出时,我在一分钟内就答应了,”他补充道。

经过几场惊心动魄的比赛后,拉马扎诺夫被选中与“泰拳男孩”张成龙在2019年12月的ONE冠军赛:勇士烙印上争夺首届ONE冠军赛雏量级踢拳世界冠军头衔。

经过五回合比赛,拉玛扎诺夫最终收获了这条金腰带。

他说:“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描述我的感受。”

“这条金腰带把我的名字带到了公众面前,带到了体育运动的更高阶段,带到了精英运动员面前。这条金腰带改变了我的运动生涯。今后,我要让自己的名字在全世界广为人知,我要成为世界五大拳手之一。我希望大家记住我是一个在拳击场上面对许多传奇人物并获胜的人。”

1月22日,拉玛扎诺夫将有机会实现这些,在ONE冠军赛:坚不可摧中面对卡皮坦——一位以惊人的KO力量所知名的拳手。

如果拉马扎诺夫能够击败这位强悍的拳手,他不仅会第一次成功捍卫自己的金腰带,也能让自己的名字离伟大更近一步。